首页 > 念经文章 > 念经故事

【 傻和尚别传6 】

傻和尚别传6


无常的思维

          师父的恩德无法形容,善契现在只能把心里的这份欢喜供养给师父,在杂物棚又深深地给师父顶了一个礼!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够表示感恩师父的做法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要往外涌,冰冷的全身,眼窝里却是热乎乎的。善契知道用这个东西来表达对师父的恩德的称叹是不对的,他应该顺着师父所教导的一切无不是无常去思维,到底都有哪些无常现象在让人们颠倒着?又无常外还有没有常的存在?如何从无常中觉醒出来?如果有常的,永恒的,不坏的,自己当如何去建立?
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知道,这些都是师父功德方便,让弟子明白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生离死别伤心是一切世人都能理解的,大年初一,这个村子里,大家要做的第一件事,不是去给邻居道喜,恭喜发财!恭贺新年!而是要去安慰死了人的人家,要去奔丧。这事儿,没人觉得喜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不一样,在善契看来,这个人早不死,晚不死,偏偏在自己做了这场梦的时候他死。善契觉得这不是死人,这是师父的方便,怕弟子不能很好地会解梦的无常警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于是,善契现在心里想,师父啊,弟子现在该做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 正想着,东家老者笑着来到善契的面前,手里拿着热腾腾的馒头,对昨晚的一切装着不知道似的:“和尚睡的还好,你看闹了一夜,村里没个安宁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道声:“阿弥陀佛!施主新年吉祥如意!”
          老者笑着,心想:“原来和尚不傻?!”
          一边说道:“来,吃几个馒头再走,天冷,肚子一饿就更冷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老者递过馒头,自言自语道:“罪过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给施主做完回向后,就上路,因为善契的心里一刻不想停,希望很快能把师父的木人拿来给师父,好解师父的思维之心,更主要的是能听到师父给自己说度众生的大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料,善契才走出施主家,就被人们认出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不是昨夜出现的那个疯和尚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是个不吉祥的和尚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因为他,我们大家都没过好年,不是要杀人就是死人。打他,打他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言语间,已经有不少的青少年,蜂拥而上,拿着泥块扔过来,善契抱着头,口念阿弥陀佛!脚下不停地跑……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阿弥陀佛! 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! 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他来不及想,他们为什么这么对我?

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跑了多远,也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人,耳朵里就只有阿弥陀佛了。而心里却在想,这也一种无常;
他在感恩师父,又让他明白了很多无常的道理;
善缘恶缘的无常;一切所缘的无常;是非恩怨的无常;恩爱情长的无常;悲欢离合的无常;福禄财名的无常;生老病死的无常;真善美的无常;假丑恶的无常;天福的无常;六道内的一切无不是无常;而六道外是不是就没有无常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的思维,一时间无法契入。
          思维不进去,善契就放下了。他想只要有师父的加持,一切都会通达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知道,他现在要面对的,要做的就是把现在已经思维到的无常意趣,通过一切所缘去谛观安住心性,使之自心不为一切所动,而究竟做到心中没有第二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感恩师父让他通过这短短恩、怨、生、死、聚、离,而感悟到万物的无常之理。
          更感恩师父的是,要用本来无常的东西,去做永恒的不灭的常的事业。转无常就永恒,化有漏成究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师父啊,您真是佛陀的化现啊!弟子何德何福能够得到您的摄受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的眼泪下来了,这对他来说,已经不是一次,每次对师父感恩,都会使他热泪交加。在善契的心里,佛是佛,而师父更是佛。他的每一天可以忘了佛,可以不拜佛,但绝对不能忘了师父,绝对不能不拜师父。当然也不会忘了师父。因为善契常看到师父身心处,融摄着无量不可说的佛庄严。甚是连师父抽烟台杆的时候,都出着无尽佛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善契心底里秘密,没有人知道,师兄弟们也不知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常常听到师兄弟们背后议论师父的长短,善契从来都是觉得心里好笑,怎么他们就看不到师父的庄严呢?但善契从来不在师兄弟们面前讲,也不在师父面前讲师兄弟们背后的议论。任何时候,任何人都不可能从善契的嘴里听到任何人的长短。善契自进寺院以来,就是个默默不吱声的人。因为,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思维,师父每次在大众面前所讲的任何一句话的义理。这是善契这么多年所做的唯一的事情,就是生死荣辱是非交加起来的时候,他也没有使它断过,现在的善契更是倍胜以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可是善契知道,自己的智慧是极为有限的。为了闻法,他必须到师父的俗家取回木人。所以,善契的心里在痛苦和高兴中交织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 高兴的是,木人拿回来了,我就能听师父讲度众生大法。难过的是,这些无常的甚深之理,凭自己的有漏智慧怎能深入。
         无常的义理是非常不可思议的,它和因果一样,无常显现因果的真实不虚,因果揭示了无常的必然性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师父啊,您加持弟子吧!让弟子应该如何深入思维此无常意趣?善契祈请着,行走在取木人的路上,时而不时地会朝着师父的方向顶礼!

          无常是法界一切相根本,是最平等的相,凡圣不出无常。乃至空无空处,是空之无常。可这一切的一切,又不是随随便便用几句无常的说词能说明的。它必须经得起世间一切所缘现前时的检验。“师父啊,加持弟子吧!让弟子能处处历历分明地面对,历历分明地了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虽然离开师父一昼夜,可善契对师父的信心倍增,更加觉得师父功德是不可思议的,那种从内心深处生起的礼敬心和赞叹心,已经不是语言可以表的了。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尽快帮师父拿回木人,可他知道这将是多少寒寒暑暑,遥远的塞外,那春风不度之地,那寸草生命都很难度过的大漠。但善契没有想过这一切,只要是能获得闻法的事业,哪怕是生命都是他在所不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因为,善契心里深深地明白一个道理,那就是:以现前有坏,去做永恒的无坏事,用无常去建立永恒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师父赐给他最为珍贵的宝物,也是唯一能伴随他度过菩提生涯的宝筏。他知道师父在临行时再三叮嘱的:“你要用心留意师父,看到了师父就要供养师父,这样你才能找到师父玩的木人。”善契知道师父要自己供养的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 今此一夜所现之相,无一件不是师父的恩德相,善契想到这里,深深地顶礼了师父所化现的如是昨夜所现的一切。


  • 菜单可点
    关闭开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