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念经文章 > 念经故事

【 傻和尚别传5 】

傻和尚别传5


万家灯火万家戏

 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法师一边随老者进屋,一边内心对师父生起了无法感恩的礼敬赞叹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师父的神通不可思议!师父的慈悲不可思议!想着竟在老者身后深深地磕了一个头!

          老者觉得身后和尚在做什么,回头一看,和尚在向自己磕头。老者连忙下身把善契法师扶起,心想:“可怜的和尚,你不用这样客气!唉!你师父也太心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老者想着,又觉得这个和尚着实受了很多的委屈,要不——只是让他到屋里暖和暖和,他怎么就这般磕起头来了呢?
          老者一边扶起善契一边说:“和尚,你不用这么客气,不是人人像你师父那样狠心。就在我家过年,过天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没等老者说完,善契急了:“老人家,不许你说我师父不好,你会意错了,我是给我师父磕头的,不是给你磕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又犯了傻劲儿,你说大年岁底寒冬腊月的,家家过年团圆,有说有笑,欢声笑语,你一个和尚在这里睡人家的狗窝,人家把你领回家,你不谢谢人家到也罢,反而还堵起了人家的嘴。谁都知道这是个只能说吉祥话,好话,甜话的日子。要是一般人遇到这个事儿,还不是爷爷奶奶大恩人的叫个不停……?

          老者一听,讨嫌的人总有讨嫌的人的道理,我要是把这和尚弄回家过年,说不准会弄出什么不愉快来,这大过年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 又一想:“他是个和尚,没根没绊的,万一有个什么事儿,家里的人还不把抱怨一年?”
          可又一想:“和尚惹不起啊,万一得罪了他,深更半夜的给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老者进退两难,后悔自己不该出来,狗咬?它咬它的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可现在,既然看到了不管?又觉得良心上过不去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再说,这么冷的天,万一……多不吉利
          唉!真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罢了,就算行善积德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 可不论怎么说,领回家是不能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老者的心里唧咕了半天,总算想出了个法子: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和尚,你看,人老了就不中用,我都忘了,这家平时就三四个人,这不?过年了,在外做生意的孩子们都回来了,家里还搭着地铺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听出来了,忙道:“阿弥陀佛!老人家,您别客气,有这么个草垛,我足够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不行,你现在回不去了,你看我家狗正躺着那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这才知道,自己占了狗的窝了。于是说道:“阿弥陀佛!没事儿的,我走到别个家的草垛里就是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老者想:“我不能做这样的缺德事儿,就算积阴德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于是老者对善契说:“这样吧和尚,我在院子边上的杂物棚里,给你抱床被子来,你就先将就一下,总比狗窝好,完了我再给你拿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道声:“哦!”
          就站在那儿不动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老者摇摇头,转身回屋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不一会儿,老者抱来一床被子。给善契在杂物棚铺了点草,放上被子道:
          “和尚,你就先将就歇着,回头我给你拿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善契眼泪下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老者一见和尚哭了,心里也酸酸的,“是啊,我也没法,谁让你是和尚,我怕对家人不好交代呀。你别怪我。”
        想着对善契说:“和尚,你别哭,委屈你了,我家实在没法睡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和尚一听忙说:“老人家,您又错会了,我是在感激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好气又好恼,一个人傻也不会傻到这个地步吧。年庚岁底的,给师父赶出来,不恨他,反而感激他?我帮他不感激我,反而说我错会了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傻!傻到底了!”
          老者自言自语地说自己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,老人家,我的师兄弟,也都这么说我的。”说完憨憨地笑了一下,拉开被子躺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救命那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救命那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刺耳的呼救声,把善契法师从甜美的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睡下后,心中一直对师父感恩不已。师父的智慧和方便,有如十方诸佛那样,无时不是恰到好处,想着想着进入了梦乡,师父领着他来到一个圣境,在一尊高大无比的圣者足下,他和师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平时没觉得师父有多高大的身材,怎么这会儿自己就是仰着头,都很难看到师父的面孔,这尊高大无比的圣者,更是让自己如见大天,无边无际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感觉中,师父慈祥地对他说:“善契啊!快顶礼吧,这就是师父常和你们说的,众生的大依怙主,大医王,接引导师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     善契闻言,心生大欢喜,不由得心生祈祷之词:“恩师啊!您又在考验弟子吧?弟子知道,您就是阿弥陀佛。您的身影无量无边,您的智慧无量无边,您的方便无量无边,您的慈悲无量无边,您能摄受的众生无量无边。您一定是怕弟子分别,所以才显示了一心二体神变,让弟子来到阿弥陀佛的身边。恩师啊,您放心吧,弟子的心里只有一个,那就是依照您的教诲,早日获得救度一切众生的资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刚刚这么一想,师父不见了,眼前能看到的就是阿弥陀佛,整个虚空际没有二相,都充满着阿弥陀佛的身影,自己的身体也变得高大,不再是仰着头也看不到阿弥陀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!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的心一下子似乎入了空寂,他不知道该说什么,千言万语,汇成一句佛号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是称扬师父?是称扬弥陀?是礼敬师父?还是礼敬弥陀?善契此时着实分不清了,满脑子就一句阿弥陀佛,大千世界再也找不到第二件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救命啊!”
          本来寂一般的夜,陡然间又亮出了万家灯火,只是这回没有了现前的团圆和欢笑。有的是恐惧,猜疑,观望。朦胧中,善契看到一位衣襟不整的女子,从邻居的一家门内奔出,披头散发着,后面跟出了一位手拿菜刀晃来晃去的汉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大年夜的,你干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叫她偷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汉子愤愤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唉,这是早晚的事儿,丈夫出远门做生意养家糊口容易吗?你不安分,这不冤家回头了不。”这声音是从善契房东屋里传出来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别理她,那贱货!把我们村子都糟蹋脏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去看看吧,别弄出人命来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别管闲事儿,打是夫妻,骂是夫妻,好了还是夫妻。弄不好你反倒成了仇人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谁这么不识趣?要打要杀的,什么日子不好选,选这个日子,还叫人家过不过年?”这是个男的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个缺德鬼,怎么这么说话?这事儿好挑日子吗?”这是女的的声音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哼!你这么说,莫不是你也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放你妈的屁!你这个没良心的,你成天在外头花天酒地,老娘在家累死累活,落你这句没良心的话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呜呜呜呜……  我不活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呵呵  大过年的,弄个杀人的风景倒也不错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人?啊呸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一会儿,人越来越多,吵闹声也越来越杂,善契分不清人们在吵什么了。但善契在想,师父啊,我该怎么办啊?说什么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儿,师父常说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。可您让善契怎么救啊?

          人们在看热闹,在议论他和她,那汉子给邻居死死抱着,挣脱了,又给抱住。可也怪,越是劝越是拦,那汉子越是来劲儿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在那里给师父磕头,问师父弟子到底该怎么救这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猛然间,人群里冒出一个和尚,手里拿着大木棍,嘴里哇里哇啦地喊着:“好你个贱人,我找了你好几年,总以为你死了,我就出了家,没想到你在这儿偷野汉子。我,我,我打死你。”说着就拿棍子往那女人身上打,和尚有点疯,力气用的十足,可打来打去,总是打不着。那女人冷不丁看到一个和尚要打死自己,嘴里还在不干不净地说自己是他过去的妻子。也给懵在那儿了,连躲闪都不知道了。尽管如此,和尚的棍子还是打不到她身上,和尚像个醉汉像个疯子,好几次竟然把自己给绊倒了。昏暗谁也看不清和尚模样,就看到一个和尚形状的影子,拿着个粗大的木棍在晃来晃去,叽哩哇啦地叫。本来要杀妻子的那个男人,一看有个和尚,说自己的妻子是他过去的老婆,那不就是在骂自己没娶到姑娘吗?骂自己是穿的人家旧鞋?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你个和尚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偏入。你竟然骂我当初娶的是旧鞋?!哼!看我不揍偏你。”说完丢下手里的刀,拿起身边的棍子,没头没脸地照和尚就打下来。:“我的妻子我杀我打也轮不到你和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同时那女人也一起抡起家伙帮丈夫打。夫妻二人越打越起劲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围观的人群,更是惊异万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一边挨打一边还在说:“这个下贱的女人,你帮我杀了她也好,反正我也不要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让你说,老婆你先回去歇着,让我来收拾他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越是说,那汉子越是打得狠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大家怕真的弄出人命来,把那汉子给拉住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算了,这个和尚本来就是个疯子,你打死了他又能如何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就算大年的行行善了,就放了疯和尚吧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汉子见大家都来劝他,也就顺着台阶下了。气愤愤地回去关上门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和尚躺在那儿谁也不问,人们各自回家。好心的老者,这才想到,啊呀不要那疯和尚就是我家杂物棚里和尚,赶忙回去一看,果不其然,那和尚不见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唉!傻和尚啊傻和尚!”
          老者这才回到和尚躺的那儿,一看和尚在磕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老者本来是想来帮帮他,看此情景:“唉!看来真是个傻到家的和尚。”老者想着,也就自己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感恩师父的加持,让弟子救下了一个人,内心对师父的礼敬和称叹更是无法言语。他更相信,不论什么时候,只要想起师父,就没有圆满不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又回到那杂物棚,挨打的一切好像没有经历过。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依旧如如梦时一样睡下,希望师父再次出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老爷!我的老爷呀!你不能就这样把我们丢下呀!”
          一阵撕心裂胆的哭声,让善契再次从梦中醒来。不过这次不是梦见师父带他见阿弥陀佛,而是梦见自己突然死了,很多人围在自己周围,说什么,做什么,自己全然不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只是师父说的话他能听到,师父很慈祥地说:“孩子啊,世间的一切无不是无常,你已经用无常有坏的色身,做了很多利益众生的事儿,你现在不应生生死想,应生起求生极乐世界的心。因为,要想获得究竟利益众生的大方便力,唯有见到阿弥陀佛,才能现前证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的心能感知到师父说的这一切,他很感恩师父,在这关键的时刻,指点自己究竟解脱和利益众生的法门。善契深深地给师父顶礼!

          就在这时,令人心肺欲裂的哭声,让善契法师再次从梦中醒来。原来是一家的老爷突然仙逝了,这正是人们迎接新的一年的时刻,而这家迎来的却是生离死别,不由得让善契想起了今夜的第二个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一切都是无常的……


  • 菜单可点
    关闭开启